盘古大观被拍卖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迎来终结

文章来源: 多维新闻网 2018年08月04日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曾以“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引爆推特(Twitter)话题圈的中国在美富豪郭文贵,其在北京的多处豪宅被法院公开挂牌拍卖。而外界对郭文贵的关注热情,也从2017年年初的万人空巷般的各种直播视频,到如今的无人问津。

郭文贵,以及他建立的曾经凌驾于正常权利之上的“盘古会”王国,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落寞,乃至终结。

盘古大观及曾经的盘古会

北京时间8月1日晚,北京法拍网信息显示,北京盘古大观国际公寓盘古七星公馆共41套住宅开启拍卖倒计时,加上同期拍卖的19套办公地产,市场价总值近8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根据法拍网显示,上述房产开拍时间为831日上午10时,起拍价基本在市场价的6.98折之间,目前意向客户可以交纳保证金。

多维新闻——北京观察:盘古大观被拍卖 郭文贵王国的终结379.png 

 随着盘古大观的被拍卖,郭文贵在中国的财富象征也不复存在(图源:VCG)

 盘古大观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辰桥,紧临“鸟巢”、水立方西侧,整体项目由写字楼、国际公寓、七星酒店和商业龙廊组成,总建筑面积42万平米,盘古大观的公寓盘古七星公馆于2008年开盘,起始销售价为6.5万元/平米,到2015年,其新房销售均价已至16万元/平米。

盘古大观曾在《变形金刚4》中亮相因而名气大增,而让其名气响彻中国政情舆论圈的,则是郭文贵一手建立的“盘古会”官商组织的曝光。

信息显示,在盘古大观建成后,郭文贵以此处为俱乐部建立了神秘的官商组织“盘古会”,盘古会的成员包括马建、张越、车峰、林强、高辉、曲龙、李友等人。其中马建是当时的中国国安部副部长,张越执掌河北政法系统,车峰是中国央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林强是中国公安部一局局长,高辉是马建手下亲信,曲龙是郭文贵台面上的代理人,李友是北大方正集团高管且有令计划的背景……

而在盘古会核心成员之外,则覆盖着更加复杂的政商关系。他们或者早前就有直接或间接的交集,或者经盘古会成员介绍相互结识,共同组成一个手眼通天的利益攫取体。张越在河北期间与做过“政法王”周永康秘书的省委书记周本顺、省委秘书长景春华、组织部长周滨关系密切。据称张越曾将景春华介绍马建认识,3人成为莫逆之交。而在上述河北政坛4人中,周本顺是周永康窝案的重要关系人,梁滨和令计划(曾经的中办主任,已经落马)兄长令政策交好,景春华则曾向令计划妻子谷丽萍行贿。而谷丽萍则和郭文贵、李友的关系均较为密切。

借助于这一庞大的组织,郭文贵摆平很多生意上的事,比如他曾经通过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向石家庄商业银行行长施压,让出民族证券6.81%的股权,使政泉控股得到了这6.81%的股份。又利用马建的力量把民族证券的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张志忠下狱。使其“主动”让出民族证券的股份。

不过后来很多曾经跟郭文贵合作过的伙伴都被他送进了监狱。最终,就像一款游戏“贪吃蛇”一样,郭文贵对权力的“围猎”惯性和贪婪本性吞噬了自己:大约在2014年下半年,身在中国境外的郭文贵因为股权之争,通过网络举报北大方正CEO李友最终将其送进监狱,而李友在2015年年初被中国公安机关调查之后,又揭发了郭文贵的底细,最终让郭文贵精心搭建起来的“盘古会”浮出水面并开始分崩离析。

财富王国与虚拟王国的双双崩溃

郭文贵曾给自己的公司命名为“政泉”控股,谐音“政权”。而“盘古会”的曝光、以及网络其中的官员的相继落马,不仅让郭文贵失去了“政权”靠山,他通过造假、骗贷和强买强卖以及其他野蛮手段建立的财富王国也在中共的反腐风暴之下摇摇欲坠。

从2014年下半年就逃至中国大陆境外的郭文贵不甘心自己“起高楼”之后的“倒塌了”。从2017年年初开始,发现自己难逃中国法律的郭文贵开始了自己“保命、保钱、报仇”为目的的最后的“反击”——他在推特上不断进行视频曝料,揭露一些中国高级官员的所谓“秘闻”。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的开头语,和“让子弹再飞一会”的结束语,曾经让郭文贵的推特粉丝云集,甚至获得过几次美国本土媒体的采访。即便如此,郭文贵的爆料除了口头描述的色情故事、贪腐传说,以及辅助的不清晰图片和人物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一直缺乏足够强硬的相关注明。

中共官媒随后的反击更是让郭文贵“光环”不再:201779日和14日,新华社分别发文《郭文贵海航“爆料”真相调查》(郭文贵曾经爆料海航集团和中共当时的高层密切相关)和《郭文贵“爆料信源”调查:所谓“爆料”来自高层系谎言》。同年726日,新华社发布长篇报道,举证目前在上海吉艾科技公司担任经理的姚庆(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妻侄),没有海外资产,击碎郭文贵的“谣言”。92日,《环球时报》发表报道指郭文贵爆料视频系一家大型企业的员工耿绍宽所制作的。

故弄玄虚之后无法跟进的真相,最终让西方国家的政要、媒体以及无数粉丝纷纷离开并遗忘了郭文贵。

虽然今年7月3日中国海航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死亡,让郭文贵艰难地获取了在媒体露面的机会,但是郭文贵爆料的王健死亡“逍遥丸”控制论以及“假死逃遁”之说很快让读者失去了兴趣。不同于2017年曾占据在舆论的风口浪尖,2018年的郭文贵说了什么已经无人关注。

如今随着盘古大观的拍卖,最能证明郭文贵存在的标志性建筑也将易主。郭文贵失去了自己的财富王国,也没能经营好网络上的虚拟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