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欧洲”正在同时崩塌 欧洲还值得模仿吗?

文章来源: 参考消息 2018年07月13日

image001.gif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710日刊发保加利亚自由战略中心主任伊万·克勒斯特夫的文章《三个版本的欧洲正同时崩塌》称,从围绕对北约贡献大小的争吵,到近乎赤裸裸的移民管控协议,再到日益明显的东欧专制主义迹象,有大量证据显示欧洲正走向失败。

文章称,三个版本的欧洲组成了人们今天所知晓的欧洲:1945年后的战后欧洲、1968年后的人权欧洲,以及冷战结束后出现的统一欧洲。所有这“三个欧洲”如今都被质疑。

“三个欧洲”均受质疑

文章称,以战后欧洲为例,这是欧洲计划的最初根基。这是牢记二战恐怖场景和破坏性的欧洲,这是一个曾经生活在对下一场战争的持续恐惧中以及决心阻止下一场战争的欧洲。

战后欧洲如今正走向失败,因为对年轻一代而言,二战是古老的历史。弗朗西斯·福山是正确的:我们正处于历史的终点,过去对现在不再重要。从最乐观的角度来看,虽然欧洲年轻人已被动吸取了历史的教训,但却未能从历史角度思考。在互联网时代,政府丧失了对公民教育的许多垄断力。通信技术革命的一大矛盾之处是,尽管年轻一代的交流多于以往任何一代人,但他们主要与同龄人交谈。在传承前辈经验方面,持续的闲聊毫无帮助。

 image002.png

▲弗朗西斯·福山(美国《纽约时报》)

文章称,大多数欧洲人仍然认为和平理所当然,而全世界正变成一个危险的地方,不能再以为美国有保护欧洲的兴趣。这也是战后欧洲走向失败的原因。

但是,还有另一个欧洲也在走向失败:作为1968年后一项计划的欧洲——人权欧洲,特别是少数群体权利的欧洲。如果要用一个词定义1968年后的欧洲,那就是包容。

但是,这个1968年后的欧洲如今也遭受质疑。欧洲近几十年来人口和社会方面引人注目的变化威胁到多数群体——那些拥有一切从而为这一切感到担心的人,他们构成了欧洲政治的主要力量。受到威胁的多数群体现在表达了真正的担忧,担心他们正成为全球化的输家,特别是伴随着全球化的密集人口流动的输家。

2015年的移民危机是欧洲公众看待全球化方式的一个转折点。它标志着1968年后欧洲的终结以及1989年后欧洲一个特定理念的失败,因为欧洲人正目睹一个曾经一致的共识分崩离析。

image004.png

▲移民问题加剧了欧洲的社会危机。

文章称,移民危机导致对1989年后欧洲走向统一这一事实的质疑,这并非因为在移民危机背景下欧洲东西部对它们应对民众尽何种义务的立场迥异,而是因为它揭示了在民族和文化多样性方面以及移民问题上,存在两个差异极大的欧洲。

模仿西欧遭到摒弃

不过,最终,处于中欧反自由主义中心的不是围绕移民的分歧,而是对被称之为模仿必要性的否决。

文章称,在1989年后的20年里,中东欧的政治哲学可以用一个简单祈使句概括:模仿西欧!这一进程有着不同的名称——民主化、自由化、融合、一体化,但中东欧改革者追求的目标非常简单: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变得像西欧一样。这包括引入自由民主的机构、运用西方政治和经济秘诀,以及公开支持西欧价值观。模仿被认为是走向自由和繁荣的最便捷途径。

image007.png

▲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新总部大楼会议室

文章称,欧洲被划分为模仿者和被模仿者。但是,通过模仿外国模式追求经济和政治改革所具有的道德和心理风险高于许多人的最初预料。模仿者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夹杂着无能、低人一等、依赖他国、身份迷失等感受。模仿者从来都不是愉快的人。他们从未拥有自己的成功,他们只拥有自己的失败。

文章称,第一个欧洲(即战后欧洲)正走向失败,因为对二战的记忆正在淡去,还因为这加剧了欧洲无力保护自身的局面。第二个欧洲(即1968年后的欧洲)正走向失败,因为它是少数群体的欧洲。这个欧洲仍然在努力寻找一条解决多数群体需求的途径。多数群体的需求是,他们的文化权利也应得到保护。1989年后的欧洲正走向失败,因为东欧不再想模仿西欧并被其评判,而是想构建一个与之相对立的模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