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空姐消亡史:让裙子遮住膝盖,我们反抗了半个世纪

文章来源: 网易看客 2018年07月11日

image001.png

航空业变好,是从空姐学会反抗开始的。

对于第一次去美国旅游的老张来说,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的班机,是一次略带迷惘的体验。

登上飞机,他发现目光所及之处,只有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大爷大妈在端茶送水,却没有国内航班常见的妙龄女郎。

老张所不知道的是,

那时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全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姑娘,性感、迷人、美丽。

残酷的是,无论多完美的女孩儿,一旦结婚、超龄、或是长胖,就会被强制退休。直到有一天,她们为了留在天空的权利,开始反抗。

 

完美的天空女孩儿

1960年的一个中午,纽约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上,空姐桑尼捞出刚煮好的龙虾,摆进了精致的瓷盘。

这是空中的七道菜之一。桑尼和同事对上菜顺序铭记在心,先是鸡尾酒,然后是鱼子酱或别的开胃小菜,之后是牛排或龙虾......最后,她还会带着热情洋溢的微笑,给女乘客送上玫瑰花。

在那个美国航空业的奢华时代,坐飞机仍是名流和富商的特权。乘客可以在飞机上享受舒适的卧铺、豪华飞机餐、甚至现场钢琴表演。

image003.png

50年代,一个航班通常搭乘十几名乘客以商务男士为主。图 / Getty Image

不过最吸引商务男士的,还是像桑尼这样,由航空公司精心挑选出的“天空女孩儿”。

20世纪50年代,美国商业航空的航线和票价都由民航局统一制定。在价格一样的情况下,为了争夺商务男性客户,各航空公司就把空姐当成了主要赛场。

image005.png

机舱里看着更像是豪华派对

那时,空姐还是个新锐职业。正常女青年的人生定式是:20岁嫁个好人家,成为全职家庭主妇,过上规律的生活:周一洗衣服,周二熨衣服,每天早上思考当天的食谱。

即使出门工作,也只有秘书、老师、护士等几种“适合女孩”的选择。

image007.png

美国最早的八名空姐都有护士执照。招她们是为了让乘客相信即便飞机坠落在玉米地,也有人会心肺复苏术。图 / 美联航

对于一直生活在家乡小镇,不甘于直接把人生献给厨房的女孩,当空姐意味着一次闯荡江湖的华丽冒险,可以早上在纽约欣赏曼哈顿风光,晚上则在洛杉矶参加好莱坞派对。

航空公司也深谙姑娘的心思,在家庭主妇和职业女性的历史交汇点上,打出了这样的招聘广告:结婚很好,但你不想先看看世界吗?

image009.png

西南航空公司广告,带你万水千山走遍

于是,数以万计的女孩怀着“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的憧憬,参加了空姐选拔。

常常有女孩从十几岁开始,就把当空姐设为人生目标,她们会说,“这个工作比大学学位都重要,比加入纽约火箭女郎舞团还令人激动。”

空姐照个镜子都是自信Girl

不过,竞争像选女团一样残酷,每一百个女孩只有三到五个人入选,比如今哈佛申请者的录取率还低。

各家公司选拔的口味不完全相同,比如联合航空公司多国内航线,就喜欢甜甜的邻家女孩,环球航空公司多国际航班,所以倾向于精致、会外语的姑娘,而布兰尼夫航空之类的小公司,尤其偏爱性感女郎。

总之,被选中的女孩都年轻、未婚、迷人,至少能让招聘官一眼难忘。

image011.png

pick的幸运女孩会被送进公司的培训基地

在那里,她们会接受几周的安全培训和外形指导

像好莱坞经纪公司的明星一样,空姐们被教导如何站立,如何走路,如何打理头发。培训对细节的要求近乎变态,有的公司甚至在女孩腿上绑上计数器,保证步数达到要求。每个公司都为了培养“完美女孩儿”而不遗余力。

image013.png

学生们学习飞机结构

image015.png

课堂宛如优雅少女俱乐部

image017.png

空姐学校宿舍

等完成培训,姑娘们会参加奢华的毕业典礼,包括晚宴、香槟、玫瑰和豪华轿车。

不过她们并不敢吃太多,因为每个人都被分配了理想体重,领了相应尺码的制服。领导的要求是,整个职业生涯都应该保持同样的身材。

image019.png

毕业典礼上,符合上流社会审美的毕业生们。图 / Life Pictures

这些姑娘上岗后,也确实得到了电影明星一样的关注。

“每当我们走过,大家都盯着我们欣赏。穿着最时髦的制服,走过航站楼的时候,头都是扬起来的。”

image021.png

空姐制服都是时尚前卫单品。1966年知名设计师Emilio Pucci为空姐设计了迷幻紧身制服

image023.png

他还设计了前卫的“太空头盔”,在下雨时帮空姐保护头巾

 

长胖、结婚、超龄都要下岗,直到她们反抗

不过,当“完美空中女孩儿”是有代价的。随着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女性意识崛起,空姐行业黑暗的一面越来越显露出来。

1960年代末,性暗示已经成了航空公司的主要营销手段。

image025.png

航空公司的“擦边球”宣传海报

西南航空公司的座右铭是“性感才是最卖座的”,空姐的制服裙子也相当符合这个精神,越设计越短。

其他航空公司的广告文案也不甘示弱:“你老婆知道你在跟我们一起飞吗?”

image027.png

“快点回来”的广告深得油腻男子的喜爱

为了符合公司打造的空中梦幻情人形象,空姐不得不承诺工作时不结婚、不怀孕。

可无论是曾经多么耀眼的女孩,一旦变得不符合要求,就会立刻被从天空放逐。

image029.png

广告拍摄时,空姐被要求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

她们的外表必须像公司大堂里的大理石一样完美无瑕。忘记戴帽子、大衣扣子没扣好,还只是违规。可一旦长胖,或者皮肤出了问题,则可能直接面临解雇。

东部航空公司的前空姐至今记得,她因为小腿上有块瘀伤,就被直接赶下了飞机,仿佛自己是一个菜市场里的烂水果,可以被随时扔掉。

image031.png

麦康奈尔空姐学校的一名学生在嚼口香糖希望能减少双下巴

image033.png

空姐一年要体检四次,腰围决不能超标

因为那是“客人坐在飞机上目光平视的高度”

实际上,许多歧视性的规则在50年代就已经制定。比如1954年,航空公司规定空姐32岁强制退休,以保证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但是,这样的规则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少反感。因为那时,大部分姑娘干了两年就回家结婚,走上了家庭主妇的“正轨”,很少有女孩会工作到30岁以上。

拿前空姐格温来说,1955年,20岁的她通过选拔开始飞行。不过只干了一年,她就选择离职,与在机场邂逅的英俊飞行员结婚过日子。对于已经工作四五年的“事业型”同事,她觉得像外星人一样难以理解。

image035.png

“人们不停偷走我们的空姐”——美国航空公司

可到1960年代末,事情变了。人权运动正像潮水一样在整个社会激荡,“政治正确”观念被写入了越来越多人的常识。

许多空姐受够了公司的情色宣传。面对公司越来越夸张的纸质制服,和长靴热裤,她们开始罢工、抗议、打官司,结果赢得了空姐反性别歧视的胜利。

image037.png

环球航空公司的一次性纸质制服在飞行中并不实用,很容易撕裂西南航空的新卖点是长靴配热裤

同时,联邦法院响应平等诉求,颁布法律,禁止公司因员工结婚或上了年纪而强迫退休。

随着全国妇女运动变得活跃,国家航空公司的“Fly Me”系列广告也成了女性组织抗议的靶子。

在每个“Fly Me”系列广告中,都会出现一个女孩,配合“我是XX(女孩名字),飞我吧”的标语。抗议者要求,“Fly Me”广告里也应该出现男性。

image039.png

“我是乔,飞我吧。”——“Fly Me”系列广告

image041.jpg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想抗议,比如广告上的空姐谢丽尔Cheryl。她觉得当空姐就应该漂漂亮亮,同时觉得在家给老公做饭是种享受,如同Ayawawa的美国前辈

image042.png

抗议者标语:“滚去飞你自己吧,国家航空”

1972年,空姐女性权利组织成立,迅速在全国女性运动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组织会定期给会员邮寄信件,教空姐识别性别歧视和不公正待遇,鼓励她们用法律保护自己。

“现在女人有了选择,如果结了婚,也不需要以失业为代价。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现在可以成为飞行员,而不仅仅是空乘,我可以当医生,而不是护士,成为参议员,而不是参议员的秘书。”

image044.png

纽约,女权主义者参加完空姐女性权利组织第一届会议随即加入了女性罢工活动队伍

同样从性别平等运动中受益的还有男性。

1971年,法律规定航空公司不能歧视男性。于是一度抵制雇男性空乘的公司,也只能迎接空少上岗。

image046.png

1970年代的夏威夷航班宣传照上,少有地出现了男性空乘

 

“空中绅士俱乐部”解散了

法律和抗议保护了空乘的合法工作权益,不过,真正让行业面貌大变的,还是航空市场的转向。

1970年代中后期,女性旅客和全家出行的旅客比例大幅上升。飞机不再是空中的“绅士俱乐部”,而是面向所有人开放,成了比火车、甚至长途大巴更经济的出行选择。

航空公司很快发现,对职业女性和带着孩子旅行的父母来说,性感空姐营销不好使了。

image048.png

毕竟没人希望发现,自己的老公盯着空姐的超短裙

除此之外,由于政府在1978年取消了对航空公司的管制,由公司自行决定票价。

新的竞争规则诞生了。不是比谁的空姐漂亮,而是比谁的价格实惠。于是,选美冠军一样的空姐,连同飞机上的鸡尾酒、鱼子酱、时髦制服,都作为冗余支出被取消。

80年代起,制服越来越回归到专业的美,各色小礼服被宽松的西装取代,裙子也被改成膝盖长度。既节省成本,又政治正确。

image050.png

空姐的职业地位,和飞机乘客的社会地位一起沉浮

按照资深空姐的分析,从前的头等舱乘客,现在都有了自己的飞机,从前的经济舱乘客,现在都坐到了头等舱,而现在经济舱的乘客,坐飞机是为了便宜,他们根本不愿意为了好看的空姐,支付高昂的价格。

结果,空乘的“白富美”光环在短短几年中一去不复返。

随着初代空姐老去,经验丰富、勤劳友善的“空嫂”,变成了美国空乘的主力。除此之外,还有“空奶奶”、“空少”、“空叔”,高矮胖瘦也各不相同。

image052.png

环球航空公司的“空嫂”,从左到右展示了1936年至今的制服。AP /

如今,连70年代常用的英文“空姐”(stewardess)一词,都被纳入了“政治不正确”词汇表,因为它像一块洗不干净的旧海绵,吸纳了一整套关于性感女空乘的联想。

随着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空中乘务员队伍,取而代之的称呼是“乘务员”(attendant)这个中性词。

image054.png

虽然飞行员在65岁强制退休,但空乘人员没有年龄限制。

美国最高龄的空姐贝蒂已经80

不管颜值高不高,服务必须专业,这如今已经成为了全世界航空业的共识。

当一位男乘客在社交网络抱怨,阿根廷航空的空姐怎么越来越丑,航空公司机智地回复:

“偏见不会飞翔,我们把它留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