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空袭伊拉克,只是一场声东击西的闹剧?

文章来源: 中东研究通讯 2018年06月14日

据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611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经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发动了一波武装“反恐行动”(Anti-terror Operations),紧急行动摧毁了伊拉克北部坎迪尔山区(Qandil)和辛贾尔(Sinjar)地区的14个主要的库尔德工人党目标。

image001.png

土耳其“反恐行动”

来源:trtworld

当地时间612日,土耳其国防部长纳雷廷·卡尼克在接受阿纳多卢访谈时表示:“我们将继续留在伊拉克北部,接下来的目标是永久性地消除恐怖主义。”自美国和土耳其关系转圜以来,华盛顿向安卡拉提供了大量有关库工党的信息和情报,使得坎迪尔地区的库尔德人裸露在土耳其的战机空袭之下。坎迪尔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阿夫林”?

空袭噱头——第二个“阿夫林”?

201864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发表声明,双方达成“确保曼比季的安全与稳定”的“路线图”,要求驻扎在该镇的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YPG)、库尔德指挥官和政治领导人等撤出,由当地政府接管曼比季镇。库尔德人成为美土双方缓和关系的交易筹码。

image003.png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 来源:Al Jazeera

但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称“这一步虽然是积极的,但还不够,应立即收缴给予民兵的武器。”201710月,土耳其议会批准了深入邻国伊拉克打击库尔德力量的军事行动。近日,土耳其官方借口库尔德武装分子仍持有武器,须加大对其的穷追猛打。

坎迪尔山区位于伊拉克北部,邻近伊朗边界,由一系列高耸的山脉链组成,被埃尔多安称为“恐怖组织的总部所在地”,是“消耗打击的最大目标”。自20157月以来,伊拉克库尔德工人党恢复了长达数十年的武装运动,成为土耳其首要打击的对象。埃尔多安表示,土方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进行的“橄榄枝行动”中消灭了超过4500名恐怖分子,而坎迪尔将是下一个被清理的“恐怖沼泽”。

辛贾尔是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地区的一个山区,以雅兹迪人(Yazidi)人为主,也是库尔德工人党(PKK)集中分布的地区之一。土耳其在该地的战略目标是切断坎迪尔与叙利亚库工党人之间的联系和人员流动。尤其在这半年以来,阿夫林飞地的人民保卫军撤离至该地,成为土耳其关注的焦点之一。

“地缘政治警报”网站的资深编辑吉姆·凯里12日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土耳其在伊拉克开展军事行动是埃尔多安巩固其在土耳其权力的一种方式。而“库尔德工人党是埃尔多安屡用不爽的‘替罪羊’,打击库工党制造关注,是他为选举造势的一种惯用伎俩。”就目前来看,安卡拉方面此次将会采取与阿夫林别无二致的行动方式,对平民的附带伤害难以避免。

 

为政治目标造势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土耳其多次借口进入伊拉克境内展开军事行动。2014年,“伊斯兰国”肆掠伊拉克北部,美国、北约及伊朗土耳其等国相继军事介入伊拉克。土耳其于2014年年底通过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的省长授权,与伊拉克国防部磋商,向摩苏尔派驻军队、建立“巴希尔训练营地”,并对当地的土库曼人和库尔德人进行军事训练。

随着反恐的胜利推进,奥巴马政府和北约各国秉持相对收缩的军事战略,土耳其趁机向伊拉克驻扎军队,俨然成为了反恐联盟的“代理人”。201512月,安卡拉方面的军事行动遭到了伊拉克政府的抗议之后,暂停了增兵行动,但拒绝撤出原有驻军。

土耳其曾多次向伊拉克坎迪尔地区发动地面攻势,由于地形和自然环境的限制,收效并不明显。加之彼时的人民保卫部队拥有美国的大力支持,军队数量庞大,势力增长迅速。随着抗击IS任务的结束,坎迪尔地区的库工党人成为埃尔多安的心头之患。

在距离624日即将到来的土耳其大选民意调查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埃尔多安频繁出现在新闻媒体和大众的视野中,兜售在坎迪尔军事行动的初步成果。安卡拉政府扬言正在盘算下一轮大规模行动。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表示,巴格达已准备与安卡拉方面进行协商,避免土耳其跨境作战,并呼吁安卡拉“尊重伊拉克主权”,但这似乎错会了埃尔多安的“用意”。

image005.png

埃尔多安

来源:US News

据相关专家分析,如果此次选举中,人民民主党赢得全国10%以上的席位,都有可能终结正发党和埃尔多安的执政寿命,埃尔多安此举意在刺激库尔德工人党发动武装反抗。如果在土耳其境内发生恐怖袭击事件,者将成为埃尔多安干掉亲库尔德集团的对手——人民民主党(HDP)的最好借口和机会。

国防部长卡尼克(Bakanı Nurettin Canikli12日表示,空中行动将在包括伊拉克在内是多个国家进行。坎迪尔将是重点清理的恐怖主义巢穴,打击尤其以物流供应、军事训练基地和军事设施为主,同时保证被“恐怖分子”作为掩体的平民的安全。伊拉克多个地区最终有可能被土耳其训练的军队监督。

土外长恰武什奥卢看法积极,认为土耳其、美国、巴格达和埃尔比勒(KRG)之间将会进行四方合作。

 

近两年来,土耳其以“超越边境”打击恐怖主义的“防卫理念”为由,在干涉地区事务中赚足了利益,幼发拉底河“盾牌行动”和“橄榄枝”行动无疑使安尔多安在对外政治上攒足了“人气”;同时,在国内政治的关键时期,库尔德人是埃尔多安延续政治生命,调整政治生态的“技术性”筹码。

就此次行动而言,土耳其虽有近30年来在伊拉克境内搭建的联络网点和前沿作战基地。但无论从地理条件、整治地缘还是涉及范围,土耳其对坎迪尔的“征服”具有相当的挑战性。首先,在坎迪尔的行动势必需要获得巴格达和德黑兰两方面的许可,同时坎迪尔地区包括了两伊战争时留下的布满地雷的西德坎镇(Sidekan),易守难攻,空袭和地面作战都是土耳其拿下坎迪尔不可选择的战略行动方式。

image007.png

来源:Al Jazeera

如果说,“国家安全”是埃尔多安政治合法性和延续性的补给来源,那么,库尔德工人党的存在即是“国家安全”问题的借口本源。在中东“局部虚弱”的情况下,适时追求全球抱负和区域领袖目标是土耳其模式最基本的内涵和使命。局部介入中东事务是正发党上台以来最基本的地缘政治目标,而叙利亚的战乱和伊拉克的“羸弱”为安卡拉施展抱负提供了“东进”的历史机遇。

正如中东多个国家所表现的无奈一般,土耳其的发展也面临着诸多“难言之隐”。国内经济短板是一个制约土耳其外交手段选择的主要限制因素,使其难以利用经济手段拉拢中东各国;领导人的腐败问题和政治分歧使得埃尔多安一再将视线重心转向外交领域,看似强硬的外交路线虚掩着矛盾重重的土耳其政治和外交模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