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听了也可能落泪:叙利亚盲童在废墟中天籁演唱

文章来源: 梨视频 2018年04月17日

叙利亚昨晚再次经历战火。长年战乱之下,叙利亚儿童经历了哪些磨难?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一片废墟中,10岁盲童Ansam40名小伙伴唱起一首《心跳》。这些孩子,全部来自附近避难所,他们因战争逃离家乡,有的人甚至7次举家搬迁…

“在战火和摧毁中,我们的伤口很深。我们想大声呼喊,但却很微弱…...

 

视频来源@联合国

梨视频拍客曾历时11个月,跨越十国,走访七个难民营,深入近百难民家庭,推出三集叙利亚难民儿童现状系列片《世界的孤儿》。

梨视频拍客Rene在手记中写道:

“战争爆发前他过着很日常的生活,和你我并无分别。然而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他所爱的人民开始分裂成不同阵营,并爆发惨烈的武装对抗。自杀式爆炸、小规模枪战、火箭炮,甚至有迫击炮弹从天而降。他看着自己的家乡、他所热爱的国家一瞬间落入了地狱。”

对于这群经历过炮火的孩子,活着已属不易

 image001.png

阿卜杜拉

现居土耳其安卡拉

(父亲)“我受了很大刺激,我还没见过这样的事。因此我非常反对战争,我非常反对。”

阿卜杜拉和妈妈参加婚礼,飞机向婚礼现场投下炸弹,25人丧生,包括17个孩子。妈妈抱着保护了阿卜杜拉,自己遇难了。

尽管受到创伤,但家乡在心中的份量仍然很重

 image002.png

穆罕默德

现居土叙边境难民营

“我希望能重新回阿勒颇,回到我的家,我的邻居,我的叔叔身边。阿勒颇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穆罕默德去看叔叔的路上,一颗火箭弹落在广场,他被击中,送进医院被迫截肢。到了土耳其之后安上了假肢。

活着并不轻松,他们过早承担了生活的重担

 image003.png

穆罕默德(14岁)

现居黎巴嫩基督教区

“真的很累。来黎巴嫩之前,我在学校上学,当时一切都很好。”

穆罕默德在汽车修理厂上班,每天从早上七八点工作到晚上八九点。

 image004.png

比拉尔

现居黎巴嫩基督教区

我不和别人玩,因为我整天都要工作。”

(父亲)“叙利亚发生的事情,浇灭了我们的希望,摧毁了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小孩本来有想做工程师、医生的,现在一切都变了,曾经有过的梦想与雄心,现在我们只能忘掉。”

比拉尔在饼店学做大饼,下班回到家要换洗衣服,还要出门帮母亲买东西。

不仅要养活自己,还有背后的一大家子

 image005.png

阿里

现居土耳其Gaziantep

(阿姨)“阿里要照顾整个家庭,养活其他7个孩子,他要不工作那谁来挣钱?”

阿里一家在4年前离开叙利亚,当时空袭不断,炸弹像雨点一样毁了家。阿里父亲失踪后,他就成了这个家的支柱。

读书,对于他们很奢侈

 image006.png

瓦尔德(12岁)

先居叙利亚阿勒颇

“所有的学校都被炸了,这里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校了。”

自从父亲被狙击手击中后,瓦尔德就开始每天帮父亲干活了。因为几乎所有的学校都被战争摧毁,他只能依靠母亲教他读书写字。

也有不幸中的幸运儿

 image007.png

艾尔梦(15岁)

现居荷兰哈勒姆

“我现在有个荷兰的女朋友,我们在同一所学校,我经常去她教室找她。”

艾尔梦两年前来到荷兰,学会了荷拉语,还拥有了人生第一辆自行车。更关键的是,他交了一个女朋友,荷兰人。

梨视频拍客Rene在手记中写道:

“对于我来说,每一个战争阴影下挣扎求存的人都在我的生命里划下了一道痕迹。我忘不了那个每天在林子捕鸟,为了换得下一顿饭钱却经常饿肚子的老爷爷;忘不了生活拮据却收养了十几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忘不了最大愿望是想去天堂看一眼多年未见父亲的十岁孩子阿里;还有那个头上包着纱布的男孩含泪说过的话:

I just don’t know why are they shelling us?

For the law of the powerful over the weak?

Only for that?”

以下是《世界的孤儿》第一集“活着”,更多视频戳文末阅读原文。

 

《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