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议长宣布退休 2018年国会选举将会怎样?

文章来源: 美国华人网 2018年04月16日

8-1.jpg

 

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

上周,距离年底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众议院议长、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保罗·莱恩(Paul Ryan)宣布不再参选连任,并于明年一月任期结束后退出政坛回家陪伴妻子和儿女。

这个消息对于广大民众来讲有些突然,但对于密切追踪美国政治生态发展的时事“瘾君子”来讲并不意外。早在一年前,立场偏左的MSNBC电视台上的一些节目主持人便开始猜测保罗·莱恩可能会在这个任期过后不再连任,暂别政坛。原因是特朗普的当选让保罗·莱恩在议长的位置上越来越难受,而且2018年的中期选举很可能带来民主党人海啸般地翻盘。过去半年里,民主党更是在一系列的特殊选举中接连在共和党的地盘上摧城拔寨。与同一选区的前一次选举相比,两党得票率之差发生了高达20%左右的逆转。所以目前一般舆论上认为,中期选举后众议院易手几乎成定局。

在这个背景下,保罗·莱恩的自动下课便开始了倒计时。对于众议院共和党的领头羊在选战开始前弃城而走,外界舆论和他的同僚们没有批评指责,而是表示理解同情。这个反常的现象表明,本应位高权重的议长莱恩现在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政治影响力,变成了“多余的人”。按道理讲,众议院议长在美国宪法中的地位与权力仅次于总统,高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而且在总统继承人的排名上仅次于副总统,也就是说,在总统与副总统同时发生不测时,总统的位置将自动传给众议院议长。三年前,时任议长、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约翰·博纳(John Boehner)辞职时,保罗·莱恩是党内众望所归的议长继承人。为什么三年后的今天,原本举足轻重的议长莱恩却变得可有可无了呢?

8-2.jpg

 

2015年10月29日,新任议长莱恩和去任议长博纳握手

一言以蔽之:“Trump happened(发生了特朗普)”。

2016年大选之前,共和党属于是建制派的。而保罗·莱恩这位从28岁起当选的联邦众议员、形象清新、有操守、有头脑的青年才俊属于建制派内的头号“金童”,深得人心。但在2016年的选战中,建制派被特朗普及其追随者打得溃不成军,要么投诚、进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要么像保罗·莱恩一样忍气吞声地合作,少数NeverTrump(共和党内反特朗普阵营)人士反出共和党大营,投入反川联盟。然而,一年多来的合作对于非常爱惜“羽毛”的保罗·莱恩来讲非常地痛苦。一方面,作为一名虔诚和坚定的美国传统价值的信仰者,他对特朗普这样一个不讲道德操守、凡事以自己的面子与利益为中心、不断冲撞宪政与法治规范、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外加铺天盖地性丑闻的恶棍从内心里非常厌恶;另一方面,为了通过他认为对美国未来至关重要的预算与减税法案,他又不得不违心地为特朗普辩护甚至阿谀奉承,以换取对方的欢心与签字。如此内心煎熬,即便是铁人又能挺多久呢?

8-3.jpg

 

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讲时和莱恩握手

甩掉选举包袱后,保罗·莱恩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人往往会变得非常勇敢,敢说敢当。在剩下的任期内莱恩议长会有哪些作为,将会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从选举的角度看,保罗·莱恩退出标志着共和党内仅存的建制派力量的进一步式微。2018年的选举只剩下一个主题,就是特朗普,选民要么反川、要么挺川,中间地带所剩无几。挺川派在共和党内占绝大多数,但在整个选民中无疑是少数。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靠支持者们的热情、建制派的力挺,加上希拉里的一再失误,才以少胜多,虽然输掉选民票却赢得选举团票。现在双方阵营的情势调转,民主党在反川的问题上同仇敌忾,且联合了中间及偏右的NeverTrump的力量;对面的共和党只剩挺川的基本盘仍然热情高涨,而党内建制派士气低迷。此长彼消,年底的国会选举中必然是民主党大胜的局面。用美国的政治术语讲,这将是一次wave election(浪潮选举)。

8-4.jpg

 

McClatchy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标题为:“民主党人预期2018将是一场浪潮选举”。图片为民主党人道格·琼斯于2017年12月12日赢得共和党大本营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来源:mcclatchydc.com截图)

所谓wave election,是指一方(通常是在野派)在选举中像潮水一般淹没对方的阵地,取得大面积胜利,国会议员数量大幅增加,达到国会易手的程度。它是选民之愤怒与不满的一次强烈表达,通常是对总统作为的反弹。我来美国后遇到三次这样的wave election:

1)1994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众议院夺回54席,一举颠覆了民主党自1948年起长达46年的多数党垄断地位;

2)2006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在众议院赢回31席,参议院+5席,夺回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地位;

3)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众议院+63席,夺回多数党地位;参议院+6,但仍不够多数党,一直等到2014年。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过去的三届总统每一位都遭遇反对党大胜的wave election。克林顿与奥巴马在其第一任内,小布什在第二任。其实,若不是911后美国人民给予小布什全力支持,或许他第一任内也会遭遇中期惨败。

现在轮到特朗普了。众议院再次易手几无悬念,民主党只要+25席即可赢回多数。悬念在参议院,因为在35场选举中,民主党需要捍卫26个席位,其中10个还是在2016年投给特朗普的红州与粉红州;而共和党只需要捍卫9个席位。如果是在普通年份,共和党不但可以轻松保住自己的9席,至少还可以从民主党那里拿回4-5席。但在浪潮选举之下,共和党能守住自己的席位就算不错。 我估计,如果这次的浪潮很大,民主党不但可以守住全部25席,而且可以从共和党手里夺下亚利桑那与内华达两席。然而即便如此,民主党也只能与共和党在参议院50:50平分秋色,但由于副总统此时可以投票打破僵局,所以共和党还是参议院多数党。不过,如果浪潮超大,就总会有出人意料的结果,比如说内布拉斯加也归民主党,甚至德克萨斯变色也并非不可能,要知道泰德·克鲁兹(Ted Cruz)在2012年仅以57%的得票率当选。

2月初,我认为年底众议院易手的可能为80%,参议院为20%。现在我将二者上调为90%,30%。如果两院都易手,因为弹劾总统由众议院发起,最终决定权在参议院,那么特朗普下台指日可待。如果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里,那么他可以勉强维持到任期结束。

2020年的大选一定是2008年奥巴马当选那次总统大选的重演,民主党又将大获全胜,参议院再次拿到60个议席的超级多数。共和党面临最大的问题是选民的老化问题,越是年轻人,反特朗普和倾向民主党的比例越高。2020年的民主党优势不但会超过2012,甚至超过2008。历史到底如何演进,让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