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六哥郭文存大连受审目前已认罪  曾与郭涉黑心腹共同参与非法拘禁

  扫地僧网1120日电(记者刘天木)1120日上午,郭文贵的六哥郭文存在辽宁大连西岗法院受审,涉嫌的罪名是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和非法拘禁罪。此次一同受审的还有盘古氏公司副总经理马成、审计部副总监胜瑞刚和公司负责安保部门的副总经理赵广东。

  当庭,受审的其余三人也都表示自己受到了郭文贵的指使,对指控的罪名和事实没有异议。他们的律师均做有罪辩护,请求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

   在郭文贵一手策划的系列犯罪活动中,已经有多名郭氏家族成员牵涉其中,此前郭文贵的五哥郭文印、侄女郭丽杰就因受到郭文贵指使而犯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骗取票据承兑罪,在河南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二年。

  郭文存对外的身份是盘古氏公司业主代表,但实际上,自从郭文贵通过多次股权变更把自己从股东名单中隐去后,小学文化的郭文存就一直在台前为其打理生意,充当郭文贵的代理人,而郭文贵则隐居幕后垂帘听政。

  一直以来,分析普遍认为目前流亡海外的郭文贵此举并非提携家族成员,而是把亲属当做替罪羊,多年前就开始为自己东窗事发预先留好后路,家族成员间似乎也达成了某种谅解

  而今日受审的郭文存并不甘心成为亲弟弟的替罪羊,虽然在审判中当庭认罪,但一口咬定自己所做所为系郭文贵授意和指使。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的郭文印和郭丽杰也坚称自己在郭文贵的指示下进行犯罪。亲兄弟尚且如此,其他亲信自不必多说,用众叛亲离形容目前的郭文贵并不为过,他高居庞大犯罪集团的金字塔顶端,而今金字塔的底座已经分崩离析,从顶端掉落尘埃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虽然此次审判的是六哥郭文存和其他三名盘古氏公司高管,但在这几起犯罪中,郭文贵既藐视法治肆意妄为又做贼心虚首鼠两端的丑态无处不在。

  检方指控的郭文存等人非法销毁财务账册罪一案,起因是一次涉及反腐的常规调查。20138月,为了调查一起公职人员违法违纪案件,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到盘古七星酒店调取此人的会员卡消费记录。

  郭文贵旗下的盘古七星酒店是国内最奢侈的消费场所之一,公职人员用自己的收入根本无法承受起在盘古七星酒店的经常性消费,所以查找类似酒店会所的消费记录往往会为办理贪腐案件提供重要线索,甚至成为证据锁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但盘古七星酒店的贵宾卡消费记录中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其中就包括郭文贵的关系网。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已经落马的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原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与郭文贵交往甚密的贪腐高官,都在盘古七星酒店留有巨额会员卡消费记录。他们几乎每星期都在盘古七星酒店的核心楼层设宴,参加宴会的人被形象地称之为盘古会,意指郭文贵的核心关系网络。

  为了不让这些消费记录被有关部门掌握,在郭文贵的指使下,代理人郭文存同意盘古氏公司的副总经理马成安排员工,将盘古酒店从2008年开业起到2013年间5年的所有消费单据、账簿等会计资料全部销毁。郭文存回忆说,这些资料分三次销毁,每次都装满满一车。

  公司审计部副总监胜瑞刚,是直接负责销毁账簿和单据的人,他对法庭供述称,在销毁之前除了接到郭文存和马成的指示,心情忐忑的郭文贵还亲自给他打来电话,郭文贵明确要求他把酒店消费账单全部处理掉。在这之前郭文贵根本不屑与胜瑞刚这种层级的人接触,而此次亲自发号施令,可见此事在郭文贵心中的重要性。

  当晚胜瑞刚趁月黑风高,立即组织人手将盘古七星酒店的一部分财务资料装车,随车急匆匆赶往远离市区的京郊,找到一处无人的荒地,亲自点火,用了近三个小时才把一车账册烧得干干净净。隔日,他又陆续烧了两次才把所有财务资料全部销毁。庭审中控方出示的证据显示,这批被故意销毁的账册涉及金额达4.2446272442亿元,但客户名单和消费明细却已经随着郭文贵安排的一把火而飞灰湮灭。

   众所周知,企业会计凭证和会计账簿等会计资料在经营管理中有重要意义,是企业经营管理和政府有关部门实施监管的基本资料依据。正因如此,无论中国法律还是外国法律都对企业会计凭证和会计账簿等会计资料提供严格保护,对会计资料造假、销毁等行为予以严肃处理。中国刑法规定: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即便是街头的商贩也懂得要把每天的收支记个账,而郭文贵这个纵横商场多年的富豪却把账册付之一炬。他名义上是个商人,但所作所为完全是勾结贪腐势力——获取不义之财——销毁犯罪证据的思路,既胆大妄为又做贼心虚,为了自己的利益宁可把天下所有的法律践踏在脚下。在庭审中涉及该起犯罪的郭文存、胜瑞刚、马成三人表示认罪悔罪,并共同指出背后的犯罪策划者正是逃亡海外的郭文贵,他们今天的有罪供述,将成为日后依法审判郭文贵的证人证言。

  庭审中,郭文存受到指控的另外两起犯罪均为非法拘禁,与他共同犯罪的是赵广东,盘古公司的副总经理,管理着盘古公司的保安部。被郭文贵弄得倾家荡产的天津泰华控制人赵云安,一提起郭文贵的保安部就害怕:每次到盘古去见郭文贵,都是穿一袭黑衣的保安,用步话机层层通报上去,让人不寒而栗。在恐惧中,这个北大经济学院博士毕业把市值10亿的公司给了郭文贵,至今都未从郭处收到任何钱款。

  而受到郭文贵诬陷入狱的曲龙,平冤昭雪后在视频直播中更是多次提到保安部和赵广东的名字。曲龙称,赵广东领导的盘古公司保安部有两个功能:一是用黑社会手段对郭文贵的仇人进行报复,二是因结仇太多,郭文贵也需要大批人手保护自身的安全。

  检察机关指控的这两起非法拘禁案件,印证了曲龙的说法。第一起案件发生在20143月。因郭文贵怀疑盘古公司驻香港办事处负责人许照辉从公司账户中偷钱,郭文存和赵广东派人在济南机场把许照辉硬拽上车,连夜带回北京,把他锁在在盘古酒店一间客房,吃喝拉撒都有人看守,使许照辉丧失人身自由达50余小时。

   作为郭文贵的禁军统领,赵广东回忆,郭文贵得知许照辉可能从公司偷钱后,大为恼火,直接指令赵广东和郭文存用关他两天,问问他把钱弄哪去了!

  根据当时的报道,许照辉后来只敢用没有意见”“我认罪”“属实三句话回答办案人员的提问,对自己的职务侵占行为没有丝毫的辩解。媒体将其解读为对自己罪行的悔恨,现在看来,或许还迫于郭文贵的淫威。

  谁挡了郭文贵的财路,谁就是他的仇人,郭文贵必处之而后快。北大方正原CEO李友、前合作伙伴曲龙均是因利益之争被郭文贵落井下石,动辄威胁恐吓,甚至谩骂毒打。曾经的朋友尚且如此,明目张胆从他口袋里偷钱的许照辉,在丧失人身自由50多个小时遭受的心理恐惧,常人难以想象。

  第二起非法拘禁案的受害者仍是郭文贵公司的员工,名叫黄峥。201211月,郭文贵认为黄峥在网上发表的帖子不利于自己,于是安排郭文存打电话将黄峥从广州骗到北京。第二天,在郭文贵的授意下,郭文存和赵广东带着10几个保安对黄峥进行殴打,最后不仅让他删除了帖子,还逼迫他写下对发帖一事的悔过书。控方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郭文存在房间里解下皮带,用皮带头抽打黄峥,边打边骂,黄峥被打得遍体鳞伤。黄峥回忆说,无论他如何哀求,都无法阻止拳打脚踢,心里充满了绝望,甚至想一死了之。

   黄峥发的帖子不过是记录了一次亲身经历:郭文贵有一次向他吹嘘身上的夹克价值70万。黄峥直到现在还是认为帖子真的没什么,没写什么不利于郭文贵的内容

   说一不二的郭文贵从来无法忍受别人对他的议论,在他臆想的世界里,他就是拥有绝对权力的皇帝。即使是一篇小小的网贴也能触动他敏感的神经,不惜用黑社会的手段向一个底层的员工进行疯狂报复,裹挟着自己的亲朋好友一同滑向犯罪的深渊。

  中国刑法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郭文存对受到郭文贵指使而犯罪深感悔恨,他在最后陈述中说:我承认所有的指控,我的犯罪给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带来了深深伤害,我表示非常歉意。

  法庭将对此案择期宣判。

发布日期:2017-11-21

精彩留言



欢迎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