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一出 多少阴谋论又炒冷饭 事实呢?

文章来源: 扫地僧网 2018年01月30日


扫地僧网评论员 文扬

 

1月24日大陆传来消息,中共即将开展新一轮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消息一经公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两个极富有大陆特色的词汇立刻引起极大关注。

 

大陆的扫黑除恶还没有正式展开,一众所谓的异见人士已经坐不住了。有人分析说,这是中共开始清洗政法系的信号,论据是周永康把持中共政法系统十年,盘根错节,成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的心腹大患。

 

这说法看似有理,但其实经不起任何推敲。这个罕见的由“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文,如此高规格的,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成败上升到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的高度,是由政法委牵头挂帅。如果是为了清洗政法系,这种安排岂不是会初衷与结果南辕北辙?

 

《通知》中还说,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要旗帜鲜明支持扫黑除恶工作,为政法机关依法办案和有关部门依法履职、深挖彻查“保护伞”排除阻力、提供有力保障。”不仅政法系统要好好干,各级党委和政府都要支持,还点了主要负责同志的名,显见中央对政法部门的信任支持,清洗一说,从何而来?

 

还有人联系到薄熙来的重庆“打黑”,认为此次扫黑除恶是重庆“打黑”的翻版。这个说法更是无稽之谈,风马牛不相及。

 

首先,背景不同。薄熙来当年是为了政治上搏出位,迫切需要用一场运动来吸引眼球。自然是大跃进、运动式的搞法,政绩工程。而现在,十八大以来已经5年,各项改革的推进速度力度都很大,需要搏出位、搞运动吗?不需要。

 

其次,目的不同。薄熙来把打黑当作一场运动,自然是容易扩大化,更何况在目无法治的环境下,打黑打来的巨额财富缺乏监管,打黑的过程不重程序和证据。而此次《通知》明确要求,专项治理要和“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结合起来”,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这就是一个长效机制,系统工程,而不是短期目的。

说到根本,现在的中共中央,有足够的底气、定力、实力,和薄熙来当时的赌徒心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即便是良好的出发点,也有可能中途走偏了,舆论的担忧可以理解。《通知》对严防扩大化,规定颇多——

 

看这一段,“政法各机关要进一步明确政策法律界限,统一执法思想,加强协调配合,既坚持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又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还有这一段,“要严格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及其“保护伞”要依法从严惩处,对犯罪情节较轻的其他参加人员要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最重要的一段,“要主动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严禁刑讯逼供,防止冤假错案,确保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

 

《通知》的新闻一共没多长,关于警惕扩大化的规定就有这么多。其实从语义上也不难看出“扫黑”和“打黑”的区别,“扫”更加深入彻底,而且是常态化。常态化就意味着这不是一场运动。

 

在大陆的政治语境中,民众的拥戴是中共一党执政的基础。实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毫无疑问大陆的经济实现了质的飞跃,已经稳居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要继续获得民众的拥戴,仅仅靠经济发展是不够的,中共十九大提出要提高民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扫黑除恶既扫欺压民众的黑恶势力,又打民众身边的贪腐,显然是提高“三感”的有效途径。这既是中共执政的进步,又是必然的政治逻辑。

 

中国的大国崛起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安这可以想象。但西方世界这种以己推人的想法显见是对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不了解,这个容后再专文论述。只说这新一轮刻意的抹黑,实在是没什么用,有这时间,不如尽一个世界公民的职责,好好发展自身,也好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毕竟,我们都在地球上,谁也跑不了。

 

另外一拨抹黑的不是争着眼睛故意说瞎话的,是真的眼神不好。中国在经济建设、国家治理现代化方面都在飞速发展。而有些人抱残守缺,多年一成不变,毫无进步,还用熟悉的老套路去妖魔化早已飞奔到时代前列的中国。这些人,真的挺令人同情的。